请认准唯一合作邮箱:aixoxoxo2@gmail.com

牢记本站导航地址

您的位置:

首页> 明星偶像> (转)春丽的劫难之大追蹤04

(转)春丽的劫难之大追蹤04 - (转)春丽的劫难之大追蹤04
本帖最后由 madtea 于 2013-6-25 12:30 编辑
第04章
    当昨夜春丽屈辱地忍受着四个毒贩蹂躏的时候,市公安局内的警官也是彻夜未眠,狭小的会议室内挤满了几十名警察,因爲一线指挥官春丽下落不明,会议由领导市公安局长李华和国际刑警方面二号负责人刘凯主持,会议已进行了4、5个小时,但是除了积累了大量的烟头和满屋烟雾外,没有作出任何建设性的决定。
  李华本身毫无能力操守可言,完全是凭了钻营达到今天的地位,本次参加行动也完全是看中了成功后的巨大功劳,岂料出了大漏子,李华如今避之忧恐不及,于是抱定了沈默是金的法则,绝不参与意见;而国际刑警方面的领导刘凯对于上峰的命令100%的实体化是他所长,独当一面的能力则完全没有,否则他也不会五十多岁始终是副手了。
  春丽选择他也是迫不得已,虽然她有着惊人的美丽和能力,但这同时也让许多同僚嫉妒愤恨,爲了避免阳奉阴违的情况发生,春丽毫不犹豫地任命完全遵从上司的刘凯作爲本次重大行动的副手,然而如今春丽要爲自己部下的木讷付出代价了。
  总之如今地方警察和国际刑警处于缺乏整合统领、混乱不堪的局面,搜救追捕工作因爲缺乏完善计划而难以展开。
  就在警察忙得焦头烂额的同时,毒贩们也接近了自己的目标。
  三名毒贩押解着春丽走出了密林,如今的春丽脚上重新套上了运动鞋,双手依旧被铐在身后,白嫩的胴体上仍是寸缕未着,口中塞着自己的内裤,被三人推搡着蹒跚而行。
  在她身后押解的花蛇不时伸手猥亵前面的俘虏,老大和秀才则在前面低声交谈着。
  渐渐地,一座小木屋出现在衆人眼前,它孤零零地坐落在群山之间,一条崎岖的土路直达门口,一名老人怀抱猎枪眯着眼睛坐在门槛上,仿佛很享受和暖的阳光。
  「老头子,快準备」花蛇远远吆喝着。
  「早準备好了」老头子笑着迎上前去。
  「快弄点吃的,都快饿死了」「饿死鬼托生的吧,你……怎麽带了个女人?秃头那?」
  「你不看看是什麽女人?」
  花蛇说着将春丽的脸扳起朝向走近的老头子。
  「在怎麽样的女人也不该……」
  蓦地老头子两个瞳孔猛然收缩,目光紧紧钉在了那迷人的肉体上,接着颤巍巍的伸出双手,攀上了那丰盈的双峰,「这……这女人难道是春丽?」
  看着老头子鸡爪似瘦骨嶙峋的双手玩弄着自己的身体,春丽感到无比的屈辱和恶心,只是怒骂和呻吟都变成了无意义的呜咽声,反而刺激得老头子越发兴奋,一只手探向春丽的两腿之间。
  「老头子先进去再玩吧」秀才在一边提醒道「反正她落在咱们手里了,小心爲上。」「成,成,年纪轻轻比我这老家伙还要胆小」老头子恋恋不舍地将手从春丽身上拿开,领着四人进入了小屋。
  甫一进入小屋,春丽的双眼一时无法适应黯淡的光线,过了一会儿才看清周围的情况,这是一个阴冷破旧的木屋,所有的窗户都糊上了厚厚的窗纸,将阳光挡在屋外,一盏老式油灯的灯光透过斑驳的灯罩勉强维持着室内的光明,屋内几个陈旧不堪的家具上泛着一层诡异的黄色,使得整个房间显得愈发的可怕而令人窒息。
  春丽正要继续查看周遭环境,忽地一块抹布掩住了她的口鼻,接着一股刺鼻香气传来,「麻醉剂!」
  春丽心中惊叫道,同时开始奋力挣扎,只是除了让几个男人平添享受欣赏她跳动的乳房和展露的阴部的乐趣外,没能给她带来任何帮助,慢慢地她无力的身体滑落在毒贩的怀抱里。
  伴着一声呻吟,意识再次回到春丽身上时,她立即感觉到一只冰凉的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春丽费力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大床上,老头子侧卧在身边,正对自己上下其手。
  「春大警官终于决定加入游戏了?」
  老头子猥亵的调笑道,同时一只手捏住春丽双颊,凑上来吻向她的双唇。
  春丽头一摆,右手直取对方太阳穴,只是手臂刚刚伸出一小半就再也无法挥出,原来她的手腕脚踝被结实的绳子紧紧绑住,绳子另一头紧紧缚在床头尾的立柱上,使得春丽只能做有限的活动。
  「小妞,觉得这身行头怎麽样?」
  老头子看春丽无法反抗,越发有恃无恐,春丽这才发现自己已然穿上了衣服,但不是自己被擒时穿的运动服,亮蓝色的旗袍,褐色的裤袜,白色的高腰靴,自己现在的打扮酷似当年参加世界搏击大赛的形象,只是现在的旗袍胸口略嫌狭小,饱满的乳房被胸前布料紧紧束缚着,两粒乳头清晰可见,而两侧开杈却更高,几乎可以从侧面看到自己的阴部。
  「亏了老头子你能有这身行头。」秀才在一边搭话,春丽这才发现老大三人就在床边大吃大嚼,同时欣赏着眼前的春宫,花蛇两眼闪着淫靡的光芒,一旁附和着「妈的,这裤袜一穿,婊子的腿子越发显得撩人,老头子你快点,老子还要和她大战三百合哩」「以前不过是让城里的鸡穿了这身过过瘾,没想到还能玩上正主,你看看且不说长得如花似玉,就是身材也是没的说,这衣服都快盛不下这对宝贝了「老头子说着,双手隔着衣物开始把玩春丽丰盈的乳房。
  「混蛋,拿开你的狗爪子,有种杀了我」被人家打扮成自己最风光的造型玩弄,更被和妓女相提并论,春丽再也忍无可忍,高声怒骂起来老头子也不着恼「好,我老人家就是喜欢硬气的女娃,那些鸡哪有你这气质,来,给你透透气」说着,两手一分,解开了旗袍的前襟,压抑已久的乳房立时弹出,在空气中微微晃动,两颗粉嫩的乳头直直指向屋顶。
  「多好的奶子,我老人家可有福气了」老头子一手开始玩弄左乳,另一手扶住右乳,低头将乳头含入口中,舌头开始灵巧地活动起来。
  看着老头子满是皱纹的脸蹭在自己细密光洁的胸脯上,春丽越发觉得屈辱恶心,只是除了痛骂只能任由对方淫虐,边上吃饭的三人也渐渐兴奋起来,用各种下流话侮辱、调笑着不幸的女警。
  老头子把玩了一阵玉乳,忽地擡头说道「看来春警官嘴上閑的很,那就帮我老人家吹吹吧。」「呸,不怕断了你就试试」「老头子,你就玩下面两个洞吧,这娘们硬气得很,真的敢咬」老大劝道「哦?那我们试试」老头子说着,突然摸出一个东西,却是一个皮质的牙套,春丽的脸上先是现出困惑的表情,转而变成惊恐之色,拼命的摇头,喊道:「不,不……」
  老头子一把卡住春丽的双颊,将那牙套嵌入春丽的口中,春丽的嘴巴立刻不能闭合,只是发出一串串无意义的咕噜声,同时一丝亮晶晶的唾液顺着象牙似的脖子滑落胸前。
  「现在不是有三个洞可玩了?」
  老头子笑道,用大腿夹住春丽的头颅,屁股坐在她丰满的胸脯上,虽然猥亵春丽多时,老头子的阴茎仍未全部勃起,好像一条有气无力的蚯蚓垂在两腿之间。
  老头子伸出右手引导着自己的阳具靠近春丽的口边,先将阳具在春丽红唇上反複揉搓,接着左右摆动阳具,轻轻抽打着春丽的面颊,春丽羞愤欲绝,只得闭上眼不看那可恶的东西。
  秀才兴奋地看着春丽羞得通红的面颊,和紧闭的双眼,夸张的说:「春大警官不是让老东西的家伙打晕了吧?」
  四人又是一阵哄笑,春丽张开眼,狠狠地瞪了秀才一眼,喉管中发出一震低沈的呜咽「什麽?你想要,给你」老头子调笑着,腰部用力,一下将阴茎捅入春丽口中,春丽含愤奋力咬下,只是牙套阻隔了大部分的力量,传到老头子阳具上的只是轻轻地咬噬,反而令他感觉更爽,老头子将阳具退回一点,再次挺入,接着反複抽插起来。
  看着自己的阳具在不可一世的国际刑警两片豔丽的红唇中进进出出,看着自己的阴毛在无数男人性幻想对象俏丽的脸上蹭来蹭去,老头子感到体内一股久违的热量缓缓升起,「帮个忙,来个69」老头子大声招呼着。
  花蛇立刻上前按住春丽的头颅,老头子转身趴在春丽身上,下体挺动,继续享受春丽的口交,头却俯下,隔着褐色的裤袜,开始舔弄女警的阴门,不一会,裤袜的裆部已被唾液打湿,清晰地露出那迷人的肉穴,老头子双手用力,一下撕开裤袜,拨开粉嫩的阴唇,用嘴吸上了中间突起的阴蒂,舌头时不时探入阴道,或是扫过阴唇,同时食指探出,捅入了花径,开始「指奸」春丽。
  花蛇也助纣爲虐,伸出双手掐住了春丽的乳头。
  身上几个性感带被同时攻击,春丽感到体内一股热流开始酝酿,虽然细小,但是却在缓慢增加,春丽想要咬紧牙关,抵制自己的欲望,只是口中却含着男人的阴茎,春丽想要闭上眼睛,躲开着淫靡的画卷,只是闭上眼睛耳中男人粗重的喘息声,阴茎插入口中的「啪啪」声,更令她焦躁,尤其可怕的是玩弄自己下体的老头子,显然有着高明的技巧,不紧不徐地挑逗、爱抚着自己的阴蒂、阴唇、阴道,使得自己几乎疯狂。
  「怎麽样,春警官是不是觉得很爽?不瞒你说,咱们在你身上下了药,就是要看玉女发情的场面」不知何时秀才和老大也来到床边,加入了猥亵的行列,秀才一边说着,一边托起春丽的一条美腿,除下了白色的高腰靴,开始把玩骨肉丰满的秀足,更伸出舌头,细细舔弄着精巧的脚趾,丰满的脚掌,圆润的脚踝。
  春丽本已难以压制自己的性欲,遭此刺激,更是心神大乱,紧皱的两条秀眉微微颤动,双手手指反複屈伸,脸上渐渐泛起一抹潮红,阴道内也是春潮泛滥,老头子更是卖力地又舔又吸,脸上沾满了花蜜。
  「好,是时候了。」老头子叫道,抽出自己的阳具,转身用力,将阴茎一下插入春丽的玉径,在春丽体液的润滑下,阳具毫无阻碍地一下连根插入,「爽,真他妈紧啊」老头子大喝一声,将阳具退到洞口接着再次狠狠插入,两手再次抓住春丽双乳,拼命揉捏,开始剧烈的活塞运动。
  花蛇也不甘落后,褪下裤子,将阳具插入春丽口中,开始体会口交的快感。
  两人一前一后狠命地抽插,渐渐地两人同步到了一个频率,颇有默契地你退我进,我进你退起来,春丽仿佛肉串一样在一条直线上前后移动,研磨着两条阴茎。
  秀才掏出自己的阳具,抵在春丽柔软的脚底,反複蹭动,享受足交的乐趣。
  渐渐地,春丽开始无意识地主动挺动臀部,使得阴茎可以更好更深地插入自己的下体,五根青葱般的玉趾也开始屈伸,脚掌微微转动,摩拓着秀才的阳物,只有紧皱的双眉反映着一丝对奸辱的排斥。
  疯狂地抽动持续了10分锺,床上三人已是大汗淋漓,气喘吁吁,老头子和花蛇自不必说,春丽也渐渐爲肉欲的本能控制,开始主动的配合两人奸淫自己,渐渐地春丽开始加快挺动臀部的频率,下体夹紧侵入自己的阳物,舌头也开始有意无意地扫过花蛇的龟头,两人受到暗示,更加兴奋,加倍努力地抽送自己的阴茎,要将不可一世的女警彻底征服。
  蓦地春丽娇躯一阵痉挛,四肢不住挣动,两眼微闭,接着一股强烈的高潮席卷了她的全身,花房一阵收缩,一波阴精喷射在老头子的龟头上,受此刺激,老头子也是精关大开,一股股精液喷薄而出,尽数打在花房上,春丽仿佛被精液烫到一般,又是一阵颤动,接着两道有力的精液分别打在了春丽的脸上和腿上,那是花蛇与秀才受不了这淫靡景象的刺激,也一起交了帐。
  「妈的,老子没白活,竟然把春丽干得泄了身」老头子趴在春丽身上,有气无力的叫道。
  「妈的,小妖精几个洞真他妈厉害,到了妓院,得夹断多少男人的命根啊」花蛇应和道。
  「就她那双小肉脚,就够男人受的了,老头子有没有高根鞋?」
  秀才依然恋恋不舍地爱抚着春丽的玉足。
  「哪有,这高腰靴还是我托人做的,」忽然老头子兴奋地叫道「妈的,这娘们的小穴还在挤我老人家的命根子哩,看着清纯高贵的,原来也是个骚货「「早说是作婊子的料了吗」几人又是一阵哄笑。
  高潮过后,春丽的阴道依然在不规律的收缩,紧紧包裹着强奸自己的凶器,真的好像在不知廉耻地压榨着罪犯的精液。
  只是几个人的嘲骂丝毫没有影响春丽,因爲她还处于高潮后的失神状态。
  「行了,该我了」老大大喝一声,光着身子爬上床来,刚才的一场春宫看得他热血沸腾,还未等三人完全退开,老大已经解开缚住春丽双足的绳子,绰起两条美腿,如今的春丽意识一片空白,任由老大将自己软绵绵的双腿架在肩上,老大一把掏出牙套,接着狠狠吻上春丽的双唇,春丽神情恍惚地任由老大舌头破关而入,在自己口中肆虐,双腿更被压在胸前,老大绰起一个油腻的枕头垫在春丽臀下,使得两个肉洞斜斜指向空中,接着粗大的阴茎连根插入了春丽的肛门,「噢……」
  春丽的惨呼被老大赌在口中,接着老大暴风骤雨般的抽送摧跨了春丽软弱的挣扎。
  春丽双腿被紧紧压在胸前,双脚无助地指向空中,右乳被老大狠狠捏住,整个人被压成了弓形,随着直肠内抽动的阳具前后摆动着,唯有用两手紧紧揪住床单来宣泄着自己的痛苦「也就这娘们能作这麽高难度的动作,秀才,老爷子得歇歇,待会咱两个再来个肉夹馍」「我老人家可是老当益壮,不甘落后」「哈哈哈哈」随着一阵阵淫笑,密室内的轮奸渐入佳境,粗重的喘息声,娇媚的呻吟声,混杂着汁水的撞击声久久在屋内回蕩。